• 一起环保,要去环保-环保信息网(17环保网)
  • 环保信息网 > 环保行业资讯 > 特别报道 > “世界药房”告急:印度专机来中国采购

    “世界药房”告急:印度专机来中国采购原料药

    来源: cnBeta切记!信息来至互联网,仅供参考2020-03-18 访问:

    原标题:“世界药房”告急:印度专机来中国采购原料药 来源:志象网

    全球医药供应链被扰乱。印度,作为仿制药第一大国,其出口药品价值世界排名第十三,但出口量却排到了第三的位置,对世界药品供应举足轻重。然而,印度仿制药背后,高度依赖的是中国的原料药。近期,印度政府还出动专机来中国采购原料药。

    近三年来,印度制药商从中国进口原料药的比例接近七成。

    2020伊始,新冠病毒”袭击“中国,工人停工、工厂停产,制造业陷入停摆,影响波及全球。受到冲击的产业开始重新思考,世界是否对“中国制造”过于依赖?

    ”世界药房“印度,在应对原料药短缺危机的同时,也开始审视,要怎么做,才能在成本和风险中找到平衡。

    世界药房“告急”

    “我从全世界的药材市场采购原料,运送到荆州的工厂提纯,然后出口到国外,其中最多的订单来自印度“,在湖北做原料药外贸生意的Bruce告诉志象网(The Passage)。

    受疫情影响,被困在湖北家里的Bruce非常无奈,“我在武汉,家门都不能出。药材交易停了、工厂也没上班、原料药也出不去,客户也不下单了。“

    另一边的“世界药房”印度,也因为原料药(bulk drug & APIs)供应中断,陷入危机。库存已支撑不到6月的印度制药商,在苦等中国来的原料药。

    雪上加霜的是,印度政府继3月11日宣布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后,又在3月13日颁布法令,禁止中国原料药运送至印度。

    为确保关键原料药库存,3月4日,印度政府开始禁止26种原料药和药剂的出口,包括扑热息痛、替硝唑和红霉素等几种常见抗生素,还有激素黄体酮和维生素B12,其规模占到了总出口量的10%。

    印度的禁令严重影响了世界其他国家。对美国和欧洲来说,他们可能在未来2到3个月出现部分药品短缺。美国药监局(FDA)发出警告,并编制了一份药物清单,列出150种药物的原料来源情况,提醒药品企业提前寻找中国和印度之外的原料药替代源。

    中国是世界少数几个能够生产全部化学原料药的国家,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生产国和出口国。世卫组织估计,中国的原料药产量约占全球总产量的20%。

    印度是我国药品出口的第二大市场(美国是第一大市场),根据报道,2019年,印度总价值68%的原料药都来自中国。有行业人士指出,对于一些关键药品(比如他汀类原料药),印度对中国的原料药依赖达到80-90%。

    被困的湖北药商

    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湖北,处在原料药供应链的重要一环。

    2018年,中国主要省份西药出口情况,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依据海关统计整理

    从数据看,湖北并不是原料药生产大省。但是,产量最大的江浙沪地区要运作,离不开周边省份的外来务工人员。据印度《经济时报》估计,在中国制药行业的1000万从业人员中,约有300万到400万居住在湖北及周边省份。

    Bruce正是这400万从业者之一。他以武汉为据点,从事原料药外贸生意。一方面,他在全世界采购植物原料,出售给原料药加工厂;另一方面,他也帮长期合作的工厂去拿海外订单,大部分客户是印度药企。

    在这个被拉长的春节,他的生意完全停滞。

    “我年前在海外订了一批货,没来得及发。现在疫情一来,湖北省内物流只运关键物资,也不敢让对方给我发货。“

    原料药生意属于大宗货物交易,植物原料都按吨购买。货物囤积意味着资金无法周转。困于武汉家中,Bruce对他的生意停摆毫无办法。

    Bruce告诉志象网,原料药的来源分两类,一是化工合成,二是植物提取,他从事的是植物原料贸易。

    植物原料药的供应链条比化学原料药更长,Bruce需要通过药材市场,从最上游的植物采集者(农民、合作社、药材公司)手里采购植物原料,将原料成吨运到加工厂,获得原重量1%-10%的提纯原料药。他告诉志象网:”药品加工对纯度要求很高,不同的品种,植物原料能够提纯有效成分的比例在1%-10%不等。“

    这个生意的难点还在于,植物提取原料药属于非标准品、库存成本高、且需求不稳定,Bruce的贸易周期也更长,且风险较大。

    通常情况下,他都是在确认订单和信用证(Letter of Credit,跨境交易的一种信用凭证)之后,才会开始按量采购。

    采购也是个技术活。Bruce要根据经验,判断植物原料质量(也就是推测植物能够提纯有效药用成分的比例)是否符合标准,才会谈价格和进货。大部分时候,采购都需要付现金。

    植物原料会直接运到Bruce叔叔在湖北荆州开的加工厂,工厂完成提纯后,立即发货,运到海外制药商手里。

    一般来说,从Bruce接到订单、采购、到完成提纯的原料药交付给印度制药商,最快可以在1个月内完成,但拿到制药商的货款,却需要等待三个月。Bruce表示,这个长周期是“中国企业竞争导致的“,毕竟中国原料药企以民营小企业居多,议价能力不高。

    因为回款周期太长,他现在更倾向于做“买手”,把采购的植物原料卖给药材公司,而不再主动向印度公司去要订单。

    湖北封省近两个月,身上还压着房贷和车贷的重担,眼看原料药生意无法接上,Bruce非常担忧,甚至考虑是否要在疫情之后转行。困在家里不能出门的这段时间,他也找到了缓解经济压力的办法——找到开口罩工厂的朋友,帮忙卖出了几批口罩。

    出动专机来中国采购

    Bruce着急,而印度政府也急了。

    为应对中国春节放假,印度大型药企,如西普拉(Cipla)、Dr. Reddy’s和Lupin,都提前囤了30-40天的库存,但许多小公司并没有成本来维持这样的高库存。现在,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原本就脆弱的供应链被切断,一旦库存用完,药厂只能停工。

    印度政府正在帮助西普拉度过危机。根据印度媒体《The Print》2月28日报道,印度政府已在3月初和国泰航空合作,从中国空运6吨原料到孟买,交付给西普拉。

    面对原料药告急危机,印度政府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监控药品供应情况,要求各地制药商,在药品短缺时通知政府,政府会帮助他们从中国获得原料药。西普拉就是申请帮助的药企之一。

    制药商Vibhor Jain表示,扑热息痛和尼穆斯利德等基本药物,价格已经上涨了一倍甚至三倍。受印度药品价格规范,零售商暂时不能提高这些药品的价格,所以药店和医院不会感到压力,但制药部门却已经面临危机。Jain说,“如果政府不修改价格,就不可能以旧的价格供应药物。“

    印度医药行业过去几年一直呼吁政府加大投资、给予政策扶持,要求“自力更生”。

    但是由于印度本身原料药企数量不多,国家在政策上支持力度不够,导致投资非常落后。Biocon CEO 米塔尔认为,“这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此外,企业合规也并不便利。公共卫生活动人士、塔库尔基金会(Thakur Foundation)创始人塔库尔称,“印度原料药行业有一个复杂的许可证更新系统,他们需要向不同的机构申请续签。“

    亚洲健康分析(Health Analytics Asia)在分析文章中表示,由于政策和资金支持不够,印度建立原料药工厂的时间长达六年。

    不过,好消息是,中国的工厂正在逐步复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非湖北地区的头部原料药企业都复工率较高。湖北地区的原料药企也从3月初开始,恢复了30%-40%左右的产能。

    Bruce也告诉志象网,他了解到长沙原料药厂和亳州药材市场都复工了,自己长期合作的湖北荆州加工厂也在为复工做准备。

    印度这一边,从3月10日开始,一些制药公司开始陆续收到从水路运来的中国原料药,其中就有扑热息痛的主要供应商颗粒剂印度公司(Granules India) 。

    然而,整体情景依然不乐观。由于中国工厂从复工达到最大产能需要一定时间,海通证券分析师查尔克表示,原材料采购至少需要两个月才能稳定下来。

    这一轮病毒带来的危机,给印度政府打了一针强心剂。根据Pharmabiz 3月12日报道,印度政府已决定建立“快速审批”机制,并向环境和林业部发布通知,指示污染管理机构对原料药厂的环境许可快速审批和放行。这样一来,有意投资原料药厂的企业家,终于可以期待在更短的时间拿到资质审批了。

    但印度政府的这一行动,只能说“远水救不了近火”。也有行业人士表示不乐观,一位匿名从业者对《印度时报》说,“过去十几年来,高昂的原料药生产成本,加上长达几个月的获批时间,都打击了行业信心。”


    污染 大气污染 水污染 尾气污染

    上一篇:沙尘来袭十城市PM10重污染
    下一篇:雄安新区251个项目(企业)加速复工复产

    您看了本文章后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