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起环保,要去环保-环保信息网(17环保网)
  • 环保信息网 > 环保行业资讯 > 特别报道 > 江苏医疗队:挽救生命分秒必争

    江苏医疗队:挽救生命分秒必争

    来源: 切记!信息来至互联网,仅供参考2020-03-03 访问:

    原标题:江苏医疗队:挽救生命 分秒必争

    2月22日,在武汉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来自江苏医疗队的韩艺(站立者)通过电话沟通工作,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摄

        【一线抗疫群英谱】

        ICU重症监护病区,是救治患者的最后一道防线。

        武汉市多家新冠肺炎定点医院的ICU病房,活跃着一支从生死线上抢救危重病人的劲旅,他们就是江苏省援助湖北医疗队,许多队员舍生忘死与病毒搏斗,争分夺秒抢救病人生命。

    命悬一秒插管救人

        2月27日晚10时,武汉市第一人民医院一场紧急会诊正在进行。

        “70岁的男性患者,痰堵塞气道,氧气送不进肺部,意识不清,情况危急。”江苏援鄂医疗队队员、急诊医学中心医生乔莉说。

        “立即切开气管,保证气道畅通。”主持会诊的医疗队队长、江苏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刘云果断决定。

        乔莉、潘寅兵等医护人员立即来到病床边,发现情况比预想的要糟多了,准确切开并插管送氧实在不易。而且这名70岁的患者各项生命体征都已亮起“红灯”。时间就是生命,乔莉和同事一起低头操作,不顾感染的危险,超越了安全距离,靠近、再靠近……几位医护人员硬是靠手感,切开打通了救命的气管,一股浓痰伴着急速的喘息气流迎面扑来。很快,患者呼吸道堵塞情况有了明显好转,各项生命体征逐渐平稳。整个过程不到5分钟。

        然而有时,插管救人的机会就只有一秒钟。来自南京医科大学附属逸夫医院的医疗队队员杨敬辉就经历过惊心动魄的那一秒。

        2月8日,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重症病区,一位新来的危重病人脉氧非常差,正在查房的杨敬辉前去抢救,让麻醉科医生帮助插管。当时因为病人病情危急,配合度很差,麻醉医生两次插管都没有成功。杨敬辉担心再晚一秒病人可能就“走”了。因为气体如果进不去,病人就会活活憋死。杨敬辉马上给病人用镇静药,等他咳嗽完的瞬间,再准备吸气、往里倒气的时候,声门就打开了,大概就一两秒的时间,杨敬辉抓住这个瞬间迅速把管子插进去,分寸把握准确,插管成功。最后病人生命体征慢慢稳定,至今病情保持稳定。

    救人还是防护

        在ICU,意外情况随时可能发生,对医生护士们而言,有时面临两难选择:马上救人,还是保护自己?

        杨敬辉在2月8日插管抢救那位病人时,就经历了一次生死抉择。当时杨敬辉只佩戴了护目镜、面屏、防护服这些常规防护装备,但是进行插管还需要佩戴一个专用头套,避免病人呼吸道的分泌物和呛咳出来的气溶胶直接喷到医生的脸上或者呼吸道周围,造成感染。正常情况下,杨敬辉应该出病房等送过来新的头套套好以后,再进入病房插管。“但是病人可能就扛不住了,马上就要死亡,我必须马上插管,当时我的脸和他的嘴巴就只有一个手掌长的距离,他咳嗽的气浪直接就喷到了我的面屏上。”杨敬辉说。

        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重症病区,杨敬辉还目睹了一位护士的危险经历。

        2月中旬的一天,14床有一位脑出血后遗症的病人,意识烦躁,常有抓扯踢打动作。杨敬辉查房时看到这位病人血压很高,需要给他降压处理,当来自泰州市医院的男护士仇嘉诚给他注射用药时,病人突然烦躁地挥起胳膊,打掉了仇嘉诚脸上的面屏,杨敬辉等人忙上去把病人摁住。仇嘉诚的面屏掉在地上,受污染不能再使用,脸上就只剩下眼镜和口罩,脸部裸露的区域就暴露在病人的气溶胶和咳嗽面前。但当时救病人紧急,仇嘉诚毫不犹豫地坚持为病人做完了注射给药,再走出病房去戴面屏。病人慢慢安静下来,血压也趋于稳定。目前这位病人已经明显好转。

        在抢救病人生命的关键时刻,白衣战士们都把自己的安危放在身后,用果敢的救人行动做出了响亮的回答。

    防护服里的煎熬

        防护服将医护人员与病毒隔离,然而在高强度的救护工作、高度紧张的心理负担、超闷热的防护服下,危险还是会不期而遇。“我平时的心率在每分钟70次左右,但当我第一次穿着防护服进入病区的时候,心率到了每分钟100多次。”来自江苏省人民医院疼痛科的医疗队队员潘寅兵说。

        2月20日下午,来自连云港市灌云县中医院的护士长廖素香正在ICU忙碌着,突然发现身边一位护士神情慌乱,呼吸越来越急促,只听她急切地说:“我快憋死了,头疼得厉害,很难受,快帮帮我!”廖素香意识到这是发生“呼吸性酸中毒”了,她急忙帮这位护士走出病房按流程脱下防护用品,一边安慰她“深呼吸,别怕,保护好呼吸道,坚持一下……”一边立刻将她送到休息室高流量吸氧。当症状稍稍缓解后,那名护士说:“这还真体验了一回窒息濒死的感觉……”

        “医护人员本都是平凡的人,但在危急时刻,当初心使命召唤时,我们就是英勇的战士。”廖素香在日记里写下。

        据统计,江苏省支援武汉医疗队共有11批次2438人。截至2月29日,医疗队累计收治患者4232人,其中抢救危重型和重型病例1065人,累计治愈出院1246人,为武汉疫情防控立下了功勋。

    (作者:本报武汉一线报道组)


    污染 大气污染 水污染 尾气污染

    上一篇:实战,就是自己冲在前
    下一篇:最黑的夜,才能看见最美的星光

    您看了本文章后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