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起环保,要去环保-环保信息网(17环保网)
  • 环保信息网 > 环保行业资讯 > 特别报道 > “封城”第12天,摄影师眼里的武汉:我

    “封城”第12天,摄影师眼里的武汉:我在风暴中心感受另类平静

    来源: 澎湃新闻切记!信息来至互联网,仅供参考2020-02-03 访问:

    原标题:“封城”第12天,摄影师眼里的武汉:我在风暴中心感受另类平静

    莫北 极光photo

    “战场到了”

    一辆满载着北京医疗队队员的公交车停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门前,有人轻声说了句:“战场到了。”

    高曌显得十分平静,他是随北京医疗队援汉的北京青年报特派摄影及视频记者,此前已经做了十几年的编辑,碰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作为一名老新闻人,新闻嗅觉和专业精神告诉他“去现场”。

    1月27日中午1点(大年初三),报社微信群里传来通知,征集两名记者跟随北京医疗队赴汉,高曌毫不犹疑地写下“请战”,他必须去到目前全世界最受关注的新闻战场。最终,他和一名文字记者一同前往武汉。

    北京医疗队医护人员正在清点已经运到武汉的物资。

    据同行的同事称,高曌一见到他就说,幸好出门时老婆、孩子不在,省了不少麻烦。

    在他们出发前往机场的路上,高曌的老婆发了一条朋友圈,历数了每次他申请去地震、水灾现场采访的经过,“每次我都拦着了,这次也拦着了,我不知道对不对,但他做了他认为对的事。”

    随行的北京医疗队里有医疗战线上的新锐;也有经历过SARS,战胜过禽流感、甲流,援非抗击过埃博拉的“老兵”。这也注定了这场“战役”的与众不同。

    已改造完成的病房走廊.

    精神压力大,怕感染

    如果从去年12月8日官方通报的首例不明原因肺炎发病患者算起,截至到2020年2月3日,已经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的 58 天。

    病毒在短时间内,从武汉市传播至全球十多个国家,已造成超过 17238 宗确诊病例,累计死亡人数达到 361 例,可见病毒传播速度之迅猛,全国又重现17年前全民戴口罩的景象。

    北京医疗队支援的医院是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地处武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离疫情起源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距约20公里。高曌要在这里用相机记录下一线医护人员“抗疫”的故事。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住院楼原本用于收治普通患者,疫情出现后,这里在极短的时间内,改造成为收治疫情患者的专治住院楼。

    发热患者专用通道。

    截至1月31日,接诊的确诊及疑似患者已超过50人。由于北京医疗队带来了充足的物资,并且这里只接诊确诊或疑似患者,且以轻症患者居多。

    比起市中心一些医院面临的病人多、病情重、物资紧的严峻情况,协和医院西院的治疗环境已经相对“松弛”。

    专治住院楼里普通的科室病房被改造成病毒性肺炎隔离病房,具备“三区两通道”:污染区/清洁区/缓冲区,发热患者通道/医务人员通道。

    为了方便穿防护服,女医护人员剪掉长发。

    严格的空间隔离加上严密的自我防护,才能把病毒扩散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但“还是怕感染”,在这儿蹲了6天的高曌被禁止深入病房接触病人,进出医院必须佩戴好口罩和手套,在一些感染风险高的区域采访,还被要求穿上防护服,戴好目镜,所有的拍摄器材都需要经过严格的消毒。

    在高曌看来 “医护人员实在太辛苦了!”

    北京医疗队接诊的第一批患者到。

    他们每天穿着严密的防护服在隔离区至少要工作6小时以上,人仿佛置身在一个密封的玻璃瓶里,会非常的闷热,甚至出现缺氧的感觉.

    穿上防护服,带着眼罩、手套,也会使原本简单的操作变得困难。医护人员们不得不拿出更多的力气和专注度以确保每一道工序都万无一失。

    脱下防护服时,往往都是从头湿到脚。回到住宿的地方,累到倒头就睡。

    医护人员正在“清洁区”查看资料。

    但有时候治病最难的倒不是疾病本身,而是病人的心理问题。在疫情危急的情况下,病人被焦虑恐慌笼罩,非常不利于疾病恢复。医护人员不得不兼顾起病人的心理治疗。

    一线医护人员自身的压力显然更大,高度紧张繁重的工作、每日确诊人数的攀升都给他们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尽管已经将防护措施做到严丝合缝,但每天接触那么多病人,病毒又犹如风暴,“毕竟大家都是人,还是怕感染。”

    漫步街头的武汉市民。

    有人拒绝与家人接触,有人生活如常

    除了把镜头对准医护人员外,普通的武汉市民也是高曌相机里的主角。

    三十多岁的李先宋是武汉当地的一名公交车司机,目前专门负责接送北京医疗队通勤。在接到这项任务后,为了降低家人感染病毒的风险,李先宋果决地把孩子送到亲戚家,自己一个人居住,拒绝与家人接触。当被问及想不想孩子时,李先宋显露出铁汉柔情的一面,“肯定想啊,当爸爸的哪有不想孩子的。”

    坚守武汉的“摆渡人”:负责接送北京医疗队,为防风险不见家人。

    高曌也想冲到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市中心,去看看那里的情况。但开发区距离疫情起源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约20公里,医疗队的采访任务又让他无法抽身。

    高曌只得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他决定先把开发区摸熟,之后再做决定。

    空荡的晴川大道和零星的行人。

    他骑着共享单车游走在开发区的大街上,平日热闹的街头如今确实冷清不少,路人戴着口罩行色匆匆。

    但除此之外,人们的生活如常。

    “没想象中的那么恐慌,除了街上人少点,大家戴上口罩外,好像生活没有太大的影响”。

    市民排队等待检测体温进入超市。

    快递小哥在空荡荡的街头依旧遵守交通规则,门卫阿姨一人不落地为出入小区的人测体温,外卖骑手如往常一样接单送货,超市蔬果肉类供应充足价格合理…… 高曌说,“人嘛,总是要生活的。”

    超市工作人员正在整理货架。

    2月1日,喜欢卡通人物的高曌把自己微信的哆啦A梦头像“戴上”了口罩,他在朋友圈写下:“武汉平安回来后再换回来。”

    高曌工作时的自拍照。

    阳光下正在施工的火神山。

    火神山医院正在作业的工人。

    航拍火神山医院。

    冬天最寒冷的日子里,我才知道我的心里住着一个炽热的夏天。

    ——加缪

    极光视觉是一个由

    “资深报道摄影师+策展人/编辑”

    构成的视觉原创机构

    原标题:《封城第12天,摄影师眼里的武汉:我在风暴中心感受到另类的平静》


    污染 大气污染 水污染 尾气污染

    上一篇:西安市公共卫生中心3日开工,一期500张床位本月中旬投用
    下一篇:“门把手发现病毒”?专家回应:别怕,只是病毒“碎裂了的尸体”

    您看了本文章后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