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起环保,要去环保-环保信息网(17环保网)
  • 环保信息网 > 环保行业资讯 > 特别报道 > 【口述】上海医疗队在金银潭医院的第一

    【口述】上海医疗队在金银潭医院的第一个夜晚:防护服足足脱了半小时

    来源: 杨舒鸿吉切记!信息来至互联网,仅供参考2020-01-28 访问:

    原标题:【口述】上海医疗队在金银潭医院的第一个夜晚:防护服足足脱了半小时 来源:界面新闻

    上海医疗队在病房内开展工作。摄影:丁士英

    口述:丁士英

    记者:杨舒鸿吉 编辑:徐菲

    我叫丁士英,上海金山人。5年前,我调入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金山分院呼吸科,现担任护士长。忙碌且有序的工作一直延续至去年春节前夕。

    2020年1月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牵动全国。作为一名呼吸科的护士,我通过网络关注了相关消息。庞杂的信息让人十分揪心,作为医护人员,我感同身受,因为人都是有求生欲的,谁都想好好活着。

    农历腊月二十九,我接到了医院护理部金主任的电话,要我征集下有没有护理人员自愿参加上海援鄂医疗队支援疫区?

    金主任给我罗列了几个标准,我自认为都很符合。不过从一些硬性的门槛来看,比如入职年限等,科室里还有比我更有资历的。但考虑到她们中很多人都需要照顾家庭,所以我当机立断,把自己的名字和身份信息报了上去。因为我觉得有能力、也有义务去那里。

    腊月二十九的晚上,我家提前吃了年夜饭。即使不去武汉,我也要在大年三十晚上在医院值班,一家人只能提前团聚。饭后我告知老公参加援助武汉医疗队的情况。他只说了句,“我觉得作为医护人员,你肯定会做这个决定。到那边注意安全。”

    老公能充分理解我的动机,这是医护家庭共同的思考逻辑和价值观念。

    大年三十值班,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当天下午6点多,主任打来电话,“赶紧准备,今夜出发去武汉。”

    随后,我赶紧把科室工作进行交接,并打电话让老公帮忙准备行李,以便我回家后能拿起行李马上出发去机场。事实证明,“直男”老公在打包行李方面经验欠缺,以至于我到武汉后,发现不少日常用品都没带。

    轻装上阵,匆忙披上一件外套后,我就和院里的其余3名医护人员,乘车奔赴上海虹桥机场。

    除夕夜的上海下起大雨,在飞驰的汽车上,我的心情骤然紧张。母亲两年前病故,父亲身体又不好,哥哥也有自己的家庭需要照顾。这个除夕夜,一家人从没如此地分散过。想着家人,想着支援疫区可能面临的种种情况,万千思绪一股脑涌上心头。

    这种纠结的心情一直延续到我上了飞机。现在回想起来,那几个小时里的记忆仿佛出现了“真空”,我到底在想些什么,事后已经很难说清,只记得打了几个电话。其中一个是打给独自在家过年的爸爸,记得他在电话里很平静地嘱咐我“注意安全”。

    直到飞机穿破云层,在高空中飞行的那一刻,我的心绪才稍稍平复。飞机降落后,大武汉灯火辉煌的夜景,让我又找回了熟悉的都市感。但城市里空无一人的街道也在时刻提醒我,这里是疫区。

    凌晨5点,我和医疗队其他伙伴到达酒店做短暂休息。7点,数年来养成的生物钟将我从睡梦中叫醒。大年初一的微信格外热闹,亲朋好友发来的祝福和点赞让我心头暖意融融。现在想想,这是我到武汉后最幸福的时刻。

    简单的休整后,我们医疗队开始了紧张的动员和防护培训。其中,在穿脱防护服上,我发现诸多细节与此前的工作经验有出入。后来我意识到,这应该是为此次疫情做的调整,应该越科学越精细越好。

    防护是我认为来武汉后,最重要的一件事。因为我们是来支援,如果自身的防护做不好而成为病人,那岂不是拖累人家?

    所以为了不遗漏任何细节,我全程拿着手机录下了防护服的穿脱动作要领。

    防护服如何穿脱,成为了我到武汉后在脑海中反复演练的内容。以至于在武汉的第二夜,我失眠了,脑子里想的都是防护服怎么穿、怎么脱。

    1月26日下午,我得到命令,作为首批进入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医护人员,将进驻北楼2层轻症病房,开始在武汉的第一个夜班。

    我所值守的楼层有30名病人,除了症状较轻的感染者外,还有9名需高频吸氧的病人。病情的发展瞬息万变,在这个岗位上,医护工作不能因为是轻症病房就掉以轻心。

    我是当晚夜班的小组长,与来自金山区的另外3名护士一起值班。

    虽然夜班是从凌晨12点开始,但考虑到环境不熟悉,我们一行人还是11点一刻就到达了医院,开始工作交接。

    金银潭医院的物资存在一定程度的紧缺,以至于我们的工作服都是借用之前的医护人员的,而且工作鞋也没有。在选好衣服尺码后,我们足足花了30分钟才完整地穿好3层防护服,并在进入污染区之前,互相再三确认各种防护细节。

    根据分工,我当晚负责在隔离病房外围区域做统筹协助工作,其余三名护士在隔离病房内为病人提供护理,全程不用出病房,一旦有需求,可用对讲机呼叫我,我在病房外随时准备接应。

    开始正式投入工作后,此前持续了三天的紧张感反而没有了。

    因工作流程不同,一些具体问题的操作还是让我略感陌生,比如金银潭医院的电子病历系统我并不熟悉,患者需要转诊时,相应流程该怎么操作?因为在隔离病房,抢救病人生命都是以秒为单位的。好在我自己根据经验总结了一套预案,第二天早上,我再次和金银潭医院的护士进行确认,让这个问题得到解决。

    1月27日上午10点,近10个小时充实又忙碌的值班终于结束了,十个小时不能上厕所、不能喝水、更不能吃东西的4个人,却不能彻底放松下来。要知道,在疫情隔离病房,脱防护服是比穿防护服更重要的事,因为防护服已遭到污染,稍有不慎,就会引发感染事故。

    在脱防护服时,我一度觉得我患上了强迫症,手部消毒时常常洗上好几次,生怕有没清洗到位的部位。最终,我们又花了近30分钟时间脱下防护服。此时的我已经累得没有胃口吃东西了。

    经历了第一个夜班,我算是找回了熟悉的工作节奏,对于疫情也有了新的认识。这时才敢跟家人提及,昨夜已作为首批队员,在金银潭医院开始工作,之前都是瞒着他们的,并告知他们不要打电话,有事微信留言。

    新的一年到来了,而我们的医疗队已经做好了与疫情长期斗争的准备。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优化流程,既能保质保量完成工作,又能减轻体力消耗,期待早日控制住疫情,然后能够平安回家。


    污染 大气污染 水污染 尾气污染

    上一篇:雷诺任命大众汽车西雅特品牌前总裁梅奥为新CEO
    下一篇:武汉加油,大批试剂盒马上来了!确诊难困局即将打破?

    您看了本文章后的感受是: